书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有妻徒刑(论挨操心理学) > (一百八十九)要不要安慰
      十点半。
      嗒,嗒,嗒……节拍器规整地摇摆着,发出节奏的轻响,指针左右又摆了一个来回,突然,啪的一下被按住。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季岚抬起头,脸色苍白,额前的发微微湿着,她咬住失色的唇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无言。
      狼狈地一次催眠。
      利用镜子和节拍器对自己施加一定的暗示,想要重塑当时的情境,自我治疗,纠正那是遗留下的创伤,却还是……老样子。
      心理学教授,还治不好自己的心病,季岚望着镜子里狼狈地女人,有些自嘲。
      某种程度,专业的头衔也禁锢住了自己,这么久以来的表面无恙,强硬的压抑,季岚觉得自己像装在玻璃瓶里的人,明明看得见那里有问题,却无法清晰地打破。
      她要快点好起来才行。
      杵着洗漱台平息,好一会儿,客厅里似乎有动静,季岚一惊,忙把节拍器收起来,紧了紧浴袍,小心翼翼地打开门,“婧瑶?”
      “是我。”
      才放了心,季岚有些欣喜,出来看到严婧瑶抱了一大摞车厘子的放在桌子上,“你买的?”
      “我朋友买的,她女朋友爱吃,所以买多了点,”严婧瑶随口解释,可马上意识到不对:她和季岚说这些干什么?衬得她们的关系越发微妙。
      “呃,反正很多,你拿几盒去送朋友吧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嗯。”
      因为催眠,意识还有点凝不回来,季岚点点头,疲倦地按了按额头,“婧瑶,你今晚在家住吗?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在吧。”
      回都回来了,严婧瑶也不好拒绝,看季岚很累的样子,“我去洗漱,你就先睡吧。”
      说完往浴室里走,季岚无言,看着她进去,站了好一会儿,干脆去沙发上坐着。
      婧瑶似乎不太开心,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不如等她一会儿,再说说话也好。
      可身体乏得很,季岚撑了几分钟,实在困倦,只好蜷起腿躺在沙发上,想:就休息一下下。
      然而,视野逐渐缩小,眼皮缓慢地下沉,她歪着靠在抱枕上,耳边的动静也越来越小。
      十分钟后。
      客厅的灯没关,严婧瑶一眼就看到季岚歪着脑袋睡在沙发上,不由一愣。
      她是在等她吗?
      “季岚,”走过去,严婧瑶轻轻推了推她,“别在沙发上睡,我们去床上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嗯……”
      眼睛勉强睁开,半梦半醒似的,光线有点太亮了,季岚软软望着严婧瑶,嘴唇动了动,嗫嚅道:“婧瑶,你……好了?”
      “好了。”
      严婧瑶点点头,想让她自己去床上的,但大抵还是心软,没忍住把人抱起来。
      季岚也乖乖蜷在她怀里,由着她抱上床。
      检查了门锁,严婧瑶关掉灯,爬上床,给季岚掖好被子,自己才躺下。
      夜,总是安静。
      “季岚,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突然开口,偏过头,轻轻地问:“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?”
      季岚意外没睡,也没回答,只是悄悄地往严婧瑶的方向挪了几下,又拱了拱。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气息突然接近,严婧瑶不免心跳,静了几秒钟,才听到季岚小声地说:“我做噩梦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噩梦?”
      “嗯,有点可怕。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无言,沉默也变得那么清晰,严婧瑶想了好久,终于把被子打开,“季岚,你要不要过来点?”
      温暖的幽香,季岚有点开心,不由朝着严婧瑶滚过去,钻进她的怀里,轻轻地蹭了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