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屋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鲛人饵 > 19.蜕变之始
      楚曦痒得不行,生怕下重了手,喝道:“别乱动!”
      沧渊呼吸一凝,身子是不动了,脸却凑得更近了点,不安分地叼住了他的一缕鬓发,偷偷的嘬,楚曦头皮直炸,可只要这小祖宗不动,他也懒得去管别的,便假装不知,只凝神静气,缓缓下针。
      这次他用了近八成力气,总算是刺破了沧渊的皮。
      一滴蓝紫的血珠沁出来,沧渊倒既没吭气也没喊疼,任他将一个“溟”字完完整整的刻在了掌心。楚曦给他擦血时,他还一动不动,不由有些奇怪,垂眸瞧去,见他还盯着手心发愣。
      难道是符咒起效果了?
      楚曦担心地捏了一下他的耳朵,他才如梦初醒,目光仍是逗留在手心,像是有些怔忡:“师父,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  “这是个字,”楚曦解释道,“是海□□字,和沧渊一样,也是大海的意思。我把它刻在你手心,是希望海神能保护你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溟……”
      沧渊蜷缩起手,感到脉搏突突乱窜。
      仿佛这刻在他手心的字,不是一个符咒,而是亘古不变的誓言。
      “哎,手心有伤口,别这么用力。”
      楚曦轻柔地拨开他带蹼的手指,不禁一愣,那掌心的伤口已然愈合了,变成了深紫色的线,犹如一个刺青,清晰分明。
      “师父,你的名字呢?”
      楚曦一哂,心道我的名字笔画太多了,你多半是学不会的,便道:“师父的名字太难学了,我先教你写写自己的名字。”
      沧渊点了点头,楚曦便重新托起他的蹼爪,把针变回笔,就在他掌心那个“溟”字之上一笔一画地写了个“渊”:“看清楚了吗?”
      沉默了半晌,沧渊才很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   “乖。”楚曦摸了一把他的尾巴,鳞片随着他手心过处一阵狂欢似的乱颤,他忍不住挠了几下,沧渊脊背都弓了起来,浑身发紧。
      “师父……”
      “嗯?”
      楚曦沉迷于挠鳞片,对他的反应毫无察觉。沧渊盯着他发丝间若隐若现的喉结,有点儿口干舌燥,很想咬上一口。尾鳍末端愈发热了,有种隐约的撕裂之感袭来,又痛又痒,随着楚曦的触碰,愈发强烈,他难耐地把鱼尾缩了一缩,破天荒的躲开了他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