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屋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狩獵季節 (NPH) > 第二十八章屍體
      过了很久方若淇站起身,她走到镜子前脱下身上的衣服,一边想着傅延刚才说的话。
      衣服是江晏选的?这是什么意思?
      她把换下来的衣服叠好放回盒子里。
      江晏的东西她可不敢收。
      隔天早上阴雨绵绵,房间内的溼气更是变本加厉。
      方若淇拿出电锅里刚蒸热的包子,打开电视调大音量。她马上就明白傅延让她看电视新闻的用意。
      「XX分局刘分局长因涉贪证据确凿,于昨晚??」主播正在详细播报分局长的事,但吸引她注意的反而是新闻下方的跑马灯快讯。
      警方今晨接获报案,于某山区废弃工厂发现一具面目全非的男尸,目前无法确定死者身分,警方将进一步调查??
      没有多久方若淇的手机铃响,她吓了一跳匆忙滑开接听键。
      「方小姐,我是曾少鸣。能麻烦你到警局一趟吗?」
      分局长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警局门口被记者挤得水洩不通。
      曾少鸣和方若淇约在警局旁的便利商店见面,他打算带着她从警局后门进去。
      方若淇整趟路上都惴惴不安,曾警官打给她一定是和裴进川有关的事,她脑中一直浮现山区、废弃工厂、尸体这几个字。
      警局内曾少鸣再叁询问她最近是否有任何关于裴进川的消息,方若淇回答完全没有。
      他拿出档案夹里的局部照摊在桌上,指出其中一张问方若淇有没有见过。
      方若淇看见后几近窒息。
      那是裴进川的纹身。
      她颤抖着想张嘴说话,却发现自己头昏脑胀、全身无力。
      「方小姐,方小姐!」曾少鸣看见她的异常立刻衝上前想扶住她,而她就这样直接瘫软在他面前。
      方若淇听见耳边的鸣笛声越来越近、越来越刺耳,最后鸣笛声从短促连接成了一长串无止尽的回音——她惊醒了过来。
      原来是梦啊,她睁开眼睛想。
      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窄小的办公室里,身上还盖着一件黑色外套。
      她这才想起自己在警局,而晕倒前看见的纹身??
      她着急起身,连鞋子都没有穿好,就推门出去。
      警局里一片混乱,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曾少鸣。她被路过的员警用力撞了一下,向后退又撞到同样坚硬的东西,她回头才发现是曾少鸣。
      他让方若淇回到刚才的办公室里稍等他,随后他拿着一杯热水和档案夹再次出现。
      「还好吗?」曾少鸣问。
      「我??我能再看看那张照片吗?」方若淇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承受,但??但至少她得尝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