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妙压根不搭理他了。
      继续刷着牙,洗了脸,无视一旁散漫慵懒的某人。
      抹香香的时候,某人把她的牙刷接了过来,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,她急了,一把抢过去,“你还真用我的啊!?”
      他挑眉:“不然呢?”盯着她紧张的脸,问:“还是你要给我刷?”
      她呼吸一窒,连忙说:“我给你找一次性的!你等等!”
      她记得王悦应该有买过,她蹲下身从收纳柜里翻了翻,找到了一次性牙刷,伸手递给他:“用这个!”
      周行之垂眸,接过牙刷,认真道:“我都不嫌弃你,你还嫌弃自己?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谁嫌弃谁啊!
      祁妙发现了,这人就是嘴巴欠,对待嘴巴欠的人就要直接一点。
      歪着脑袋,盯着他,问:“你是不是想亲我?”
      ?
      周行之愣住,耳根出现了可疑的红,他咳了一声,说:“亲吻是情侣之间标配,我亲你,是理所当然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哦。”她并没有什么表情,心底却隐隐觉得好笑。
      ?
      这人什么反应,怎么一点都不可爱了?
      周行之睨着她,伸手拿起牙膏挤上,淡淡道: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我说的不对?”
      她搭腔:“你说的对。”
      “知道就好。”他拿起台面上的水杯,打开水龙头,水声哗哗的,他蘸了蘸牙刷,又说:“情侣之间多亲亲,很正常。”
      她要笑不笑,觉得他这样假正经真的好逗。
      抿唇,回身走出浴室。
      ……
      大概知道今天周老师会来,王悦今天并没有给她送早餐。
      祁妙去了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水果,洗了洗葡萄和蓝莓,又翻出了鸡蛋和燕麦片,前世虽然都没怎么下过厨房,但是剪个鸡蛋她还是会的。
      拿出平底锅喷了点油,小火烧热后,把鸡蛋磕在锅里,厨房顿时响起刺啦刺啦的声音,白烟寥寥,她被熏得眼泪汪汪。
      周行之擦干脸只身走了进来便看到小姑娘手持硅胶铲,吸着鼻子煎鸡蛋,厨房并不是开放式的,此刻已经油烟缭绕。
      他轻咳一声,问:“抽油烟机坏了?”
      “啊?”祁妙回眸,眨巴眼睛,“没坏啊。”
      “那你省电呢?”说着就抬手给她摁了油烟机的开关,顿时嗡嗡嗡地声音响起,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油烟通通吸走。
      她欸了一声,别提都逗,侧头看了一眼平底锅,唔,还行,至少没糊,在他打量的目光中,祁妙拿着硅胶铲,把煎蛋给捞起来,放在一旁的白瓷盘子里,伸手拿起黑胡椒盐,洒了一点,他淡淡来了一句:“我不喜欢黑胡椒。”
      祁妙手指一顿,抬眼凝视他,有些不高兴,“那我自己吃。”话音落,她咔嗒一声把黑胡椒盐放在一边,端着盘子就要出去,
      周行之眉头微攒,伸手拽住她的胳膊,结果白瓷盘,低头闻了闻说:“放得不多,可以尝尝。”
      边说边从一旁的餐具里拿出筷子,走了出去。
      祁妙盯着他的背影,微微一笑,又重新打火,喷油,等她出来的时候周行之都已经吃完鸡蛋,她泡了两碗燕麦片,白灰的颜色黏稠的堆在碗里。
      “给你。”她说,顺便把碗往他面前推了推。
      他盯着面前的一坨,疑惑问:“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  “燕麦片呀,悦悦说的,早上吃主食和蛋白质比较好……”边说边指着旁边的果盘,“再吃点水果,维生素和膳食纤维也够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你确定不是喂猪?”
      “?”祁妙刚准备咬煎蛋,闻言,不可置信抬头,嘴角颤了颤:“你居然说我是猪!?”
      他皱眉,解释:“没说你,说这个食物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可是我这几天都吃这个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周行之顿住,忽然想笑了起来,眉眼都舒展开来,笑得别提多开心。
      祁妙快被气死了,站起身就把他的燕麦片拿走,倔强瞪眼:“喂猪也不给你吃!”
      他连忙顺毛,解释:“燕麦不是这样吃的。”
      边说边接过来,祁妙盯着他的动作,见他走进厨房,在冰箱里拿奶,又回了餐桌,往燕麦片里倒了点奶,拿了几颗蓝莓,剥了几个葡萄往燕麦片里放,右手拿过勺子,搅拌了两下,放在她面前说,“你试试。”
      她半信半疑地凝他一眼,拿着勺子挖了一勺子送入嘴里,有一股奶香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。眼眸一亮,“好像是不难吃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谁教你泡水的?”他问。
      “悦悦啊。她说这个热量低,能抵饿。”
      行吧。
      大大咧咧的助理跟着大大咧咧的正主,也挺好的,是一路人,能处。
      ……
      吃完饭,周行之便检查她台词背得怎么样。
      她吸了一口气,暗自庆幸自己昨晚临时抱佛脚背了不少台词。
      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了靠西的沙发边,窗帘轻拂,茶几被拉开,靠在了窗户边,周行之翘着腿坐在沙发上,手捧剧本,不知道从哪里把自己的眼镜戴上了,这会儿特别像批改作业的教导主任,透过镜片掀眼帘凝视她,“看我干吗,我脸上有剧本?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她撇了嘴,有些紧张道:“你看起来有点像老师。”